宜兴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绝世邪君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先做一下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08:50 编辑:笔名

绝世邪君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先做一下

秦石刚跃入高空,大地上直接传来惊天爆响,旋即是漫无天际的硝烟,滚滚尘土崛地而起。

“嘶,真是恐怖的攻击力啊。”

秦石皱起眉,连他都是感到几分惊觉,而正当他心神集中在硝烟之上时,他的脑海中神经一绷,一根惊觉的弦被切断一般,让他下意识翻身。

咻!

一道黑色魅影,如炮弹般便抵达到他的胸膛,迎头落下的,是一击燃烧着黑色火焰的拳头。

那拳头不大,却传递出极为恐怖的震荡,附近的空间都是被纷纷粉碎。

这个时候,秦石在想要躲闪显然是已经来不及了,他能够做的就是凭借自身反应,急速的用手臂挡在胸膛。

轰!

他眉头一皱,不禁的闷哼声,那妙拳结结实实的击中在他小臂上,震动的他胸膛中都是翻山腹地。

咻!

砰!

在极强的力道下,他如抛物线一样,顿时爆射出数千米去,那妙拳就始终冲着他胸膛喷射火光。

轰隆!

秦石猛的砸在地上,连续翻了几个跟头这才稳下身子,当他回过神时,喵儿才收起拳,站在他的面前。

“咳咳!”愣了下,他猛的干咳起来。

“秦石,石头,秦石大哥!”皓月、晴儿几人都是连忙冲上前,见状担心的道:“你怎么样?”

秦石使劲的禁了禁鼻子,这才用力将口腔中的淤血咽下,没被他人发现,无力的摆摆手。

晴儿嗔怒的瞪向喵儿:“喵儿,你疯了吗?”

“我……!”喵儿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晴儿,不怪她。”秦石连忙制止住晴儿,旋即他定神望向喵儿,不禁苦笑一声:“呵呵,真是没想到,半年你长大了这么多,你刚刚已经近我身了,是你赢了。”

喵儿噘着嘴,玉眼中有些失望的摇摇头:“没有,我确实是近你身了,不过却是第十一招

!”

秦石愣了下,喵儿确实是用了十一招,但是他是没想到喵儿会这么说的。

“说到做到,我没能做到,我会自己放弃决赛的。”喵儿有些伤心的抿了抿嘴,突然间她又冲秦石道:“但是,你也要答应我,无论如何要替我姐夫报仇。”

秦石揉了揉喵儿的头发,笑容间黑眸中喷射寒光:“那是自然。”

喵儿这才不在多言的点点头。

邪魔见状,哈哈大笑:“小子,没想到吧,自己会在这么个小丫头手上吃亏?”

秦石瞪了眼邪魔:“少在这里说风凉话!”

“不过别说,这小丫头啊,和你曾经的时候倒是很像,真的是太像太像了啊。”邪魔感叹一声:“一样的倔脾气,一样要强的性格。”

秦石点点头,经过这一次,他也发现到这一点了,从喵儿上总能让他看到曾经自己的影子,他长叹一声:“只希望啊,她的命运不要像我一样,这样坎坷才好。”

旋即,秦石不在多言,冲着皓月和喵儿又叮嘱几句,独自的起身冲着擂台上跃去,距离开赛的时间不远了,他现在需要好好的调息一番,刚刚受的伤,真的不轻。

……

在另一方。

张玲儿从擂台上离开后,独自一人的来到一处阴暗角落,她似乎更向往这种孤独,和黑暗的感受。

这时,她黛眉一簇,不禁回过身去,一道枯影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身后,她笑了笑:“老家伙,找我有事?”

“你回来做什么?谁让你回来了?”

张浑声音凌冽的沉喝。

张玲儿瞄了一眼,不屑的一笑:“呵呵,我说,你真当自己是宗主了啊?我回不回来,和你有什么关系?再说,就算你是宗主,怕是你也没权利干涉我吧?”

“你……!”张浑老眼泛红,死死的瞪向张玲儿。

然而,不给他开口的机会,张玲儿挺起酥胸的一笑:“你最好别废话,我回来和你没有关系,我是复炎煌魔尊的命令而来,何况你别忘记了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,论辈分我还在你之上才对,张浑外矢。”

言罢,张玲儿转身便冲着擂台走去。

“玲儿!!!”张浑在后面无奈的低喝。

“闭嘴!”突然,张玲儿猛的回首,玉眼中泛起浓浓煞气之光,死死的瞪向张浑,一字一句,道:“玲儿,不是你叫的,请摆清楚你的身份,我现在的名字叫做,幽玲魔矢!”

张浑有些惊寒,他望着张玲儿的模样,失魂落魄的摇头: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?”

“为什么?”张玲儿好似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,阴冷而笑:“真是可笑,你问我为什么?呵呵,当初我出生之年,你为了达成目的,与溟组之人联系,将我送往魔界之时,你怎么没有问为什么?当年,为了达成目地,你不惜牺牲你的亲生儿子,你不惜牺牲我的父母,你当初做这些的时候,可有想过会变成这样吗?我告诉你,张浑外矢,我早就不是你孙女了,从当初你将我送去魔界,我彻夜的嚎哭,求你,求你不要这么做的时候,你坚持自己的决定的时候,你我之间,早就没有任何瓜葛了,我今日回来,也不是因为你,也不是为了你,你的生死,与我无关。”

张玲儿言罢,她自嘲一笑,默默的转身,留下张浑在原地失神。

一直到将要走出那角落时,她才突然回身的一笑,道:“哦对了,我忘记和你说了,组织上让我给你带句话,如果你还不能完成任务的话,组织上可能会考虑换个人来代替你,另外本次我回来的事情,与你完全无关,你最好也别想着去插手,不然的结果……你未必能够承担的起。”

余音渐渐的消散,张玲儿彻底的离开角落,回到中央的挑战擂台上去。

张浑一人,神智都是产生了虚晃,他老眼十分飘渺的摇头:“自作孽,自作孽啊。”

时间缓缓的流逝,年度弟子赛的决赛终是到了要拉开帷幕之际。

在宣判台上,执法长老朗朗鸿音,压倒全场的回荡全场。

“我宣布,我剑宗年度弟子赛的最终决赛,现在,正式开启!”

“总决赛,没有规则,没有规矩,台上最后一名站着的弟子,便是我剑宗本届年度弟子赛的冠军夺主!”

“现在,请所有弟子上台!”

咻!咻!咻!道道虚空,道道破风,决赛的弟子纷纷跃上台上。

算上秦石,共为八名。

结界大阵也随之开启。

在大阵中,八人镇守住八个角落。

在台下无数弟子都是被这激动人心的一刻所点燃,热血沸腾。

“喂,你们说,最后的冠军会是谁啊?”

“不知道,不过我看啊,应该就会从苏辄和秦石两人中出现一人,毕竟他们两个是现在剑宗最大的焦点。”

“确实,这两个人,都是够妖孽的了,不过我觉得张玲儿也很有胜算么,毕竟她是继承了张浑长老血脉的。”

“云岩和龙挺严也很厉害啊,他们都是得到鲁山大师,和执法阁最高衣钵的。”

“谁知道呢,能够站到这台上的,哪个人会是庸人啊,最后的结果啊,就看上天更眷顾谁了。”

在台上。

龙挺严笑呵呵的走到秦石身旁,他道:“秦兄,近来还好么?”

对于龙挺严这人,秦石还是十分敬重的,是一个挺有情怀和担当的人,如果不是当初晴儿的那次事,他觉得龙挺严还是个可交之人,他点点头:“嗯,龙兄呢?”

“我啊?我能有什么事,我和秦兄相比可就差远了,无非就是每天为剑宗执法的事情奔波而已。”

“每个位置都需要有人承担才行,不分轻重。”秦石淡淡一笑。

龙挺严无所谓的捋了捋嘴角:“秦兄,那这决赛,你怎么看?”

“冠军。”

秦石回答的十分干净利落,这不禁让龙挺严一愣,干笑几声:“确实,你确实是这次大赛的热门啊。”

秦石耸了耸肩:“那,要动手么?”

“我?”龙挺严怔愣的指了指自己,旋即连忙摇头退后:“嘿嘿,别闹了,我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,走到这里我已经很知足了,剩下就随便混个名次就好了,不过我还是很看好秦兄的。”

“如果你不准备动手,能不能先给我让个位置?”

而这时,在龙挺严背后突然响起道沉重的声音。

龙挺严不禁一愣,回身见到云岩便恍然醒悟,旋即他看了眼秦石,秦石点头示意,他这才一笑:“那是自然,云兄请。”

云岩点点头,走到秦石身前,他上下的扫量秦石一番,眼神间不禁露出几抹失望:“呵呵,我以为,半年时间能够让你成长很多呢,没想到最终还是在天巅境徘徊。”

“天巅境,我觉得已经挺好了。”

“不知进取!”云岩眼底一寒,旋即他拉开距离,道:“秦石,你没忘记我们当初的约定吧?我要在这个擂台上,和你分出胜负。”

闻言,秦石苦笑一声:“我自然记得。”

而这时,开赛的鸿音正式响起,在那个瞬间他的黑眸之间闪过道洞彻心扉的寒,他对云岩冷道:“不过,恐怕你要先等等了,在这之前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先做一下。”
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地方在哪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专家是谁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是哪级医院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专家电话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哪个位置